萝卜app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洪荒之石矶最新章节!

昊天看了看石矶,点了头。

石矶没有再说什么,带着一群大小石头游览天庭去了。

小十二没心没肺的跑在最前面。

有情无情走在后面频频回头,但三个少男少女却一直低着头没有看他们。

昊天让鸣剑找来西惑君让他安排迎接西王母事宜。

西惑君走出凌霄殿时,还有些恍惚,西王母要入主天庭?

他终于知道石矶去干什么了,也明白了石矶这么放心将他丢给天帝的险恶用心了,他可以跟天帝玩心眼,却绝不敢在西王母眼皮底下跳,西王母不仅脾气不好,而且极为严厉,尤其是对男仙,一旦犯错,刑罚极重。

东王公理阴阳,西王母掌刑罚时代,那些个天地大能那个不畏惧西王母如虎。

西惑君瞻前而顾后,只觉自己命途多舛,先有帝后冷眸凝视,今有石矶阴险歹毒,后有西王母心硬手狠,他……他快喘不过气了。

腹诽犀利,可迎接西王母的事宜他却不敢有丝毫怠慢,他可不想被西王母拿来立威,做了这么多年天君,这个套路屡见不鲜。

西惑君召集天庭所有人开始集训,令行禁止,礼数规矩,一项一项来,好在人少,时间也充裕。

软萌小可爱美眉街头摆pose自拍

石矶和小熊带着一众小家伙在天庭游玩了半年,与昊天话别。

石矶道:“有事,可以派人找我,烦了闷了,可以去找小十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昊天情绪不高道。

石矶飞身上了青鸾,小熊跟天帝打了个稽首,腾云驾雾紧跟石矶而去。

直到师徒二人身影消失,昊天才转身回了大殿,天庭又恢复了寂静。

青鸾下二十四重新天向西而去。

小熊出声问道:“老师,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

石矶道:“去太阴星。”

青鸾朝着明月飞去,月亮越来越大,但见眼前尽白时,她们飞入了明月。

小青鸾与小熊都是第一次来,满眼好奇。

石矶放出了十二月与一众小家伙。

十二月眯着眼睛深吸一口气幸福道:“小十二又回来了。”

有情无情眨巴着眼睛,呼吸都轻了。

一众石头片刻僵死后,一瞬闹腾起来。

桂花飘香,一阵轻风,仙子如月。

“怎么又来了?”

石矶道:“打算长住。”

她指了指身前身后的一大家子。

这次除了动不了的不死茶,都来了。

嫦娥明眸含笑。

一家大小都晃了神。

“他是……”嫦娥看向了小熊。

石矶道:“新收的徒弟。”

她回头对傻乎乎的小熊道:“还不过来拜见师伯。”

“师伯?”

嫦娥觉得这个称呼挺新鲜的。

小熊忙上前躬身道:“小熊拜见师伯。”

嫦娥点了点头,道:“不必多礼。”

石矶对小熊道:“带着他们去玩吧。”

小熊带着有情无情他们,屁股后面跟着一群蹦蹦跳跳的石头,一只兔子蹿前蹿后,太阴星从未如此热闹过。

石矶与嫦娥一起散步。

……

“西王母答应出山了?”

“嗯,三月初三。”

“恐怕已经落到他们眼里了。”

石矶道:“所以我才躲到这里来了啊!”

嫦娥笑了笑没有说话。

石矶道:“该知道的,都会知道,只要做过,就会有痕迹,但我不希望被人盯上,看不到就不看了,也就不想了,我在这里,谁也看不到,目光自然就转移了,更何况我也不过是个小角色。知道我行迹的人多,知道我谋划的却都是我们自己人,其他人只有靠猜,我一身天机隐晦,自认不曾落下口实,想动我,明里是不行的,暗里?哼哼……”

一声哼哼胜过千言万语。

“行,厉害,算我白操心了。”

嫦娥没好气道。

石矶笑了笑,两人又往前走了一段。

“……大哥如何了?”石矶还是问了出来。

嫦娥脚步顿了一下,继续迈步道:“怎么现在才问?”

石矶道:“我怕……怕姐姐受到刺激。”

嫦娥伸手捏了捏眉心冷声道:“在眼里我就那么脆弱?”

石矶道:“对大哥用情太深了,一万年的感情一旦决堤,我不敢想……”

嫦娥沉默了。

月华为路无止径,她们又走了很远。

嫦娥道:“我在用太阴本源温养他的残魂,我会守着他,一直守着他,等他醒来。”

……

三月初三,西昆仑神山云开雾散,龙吟虎啸,鹿鸣鹤唳,一旗展开,氤氲遍地、异香阵阵,天地皆明。

“聚仙旗!”

“西王母出山了!”

如雷霆乍响,西昆仑一众古仙纷纷飞身前往。

鸾凤齐齐前开道,龙虎左右护驾前,旌旗对对飞天起,女仙挑炉生紫烟,青鸾仙子捧金册,昆吾山神摇旗展。

王母凤驾金莲托,力士抬起瑶池仙。

众仙云集伴驾行,众生膜拜王母前。

仙风阵阵出神山,吹遍九天又九天。

王母旧臣纷纷出山。

天地女仙纷纷迎驾。

天地大能无不侧目。

圣地圣人无不回眸。

西王母出山了!

昊天大帝下三十三重天,西行九万里而迎。

王母走了一年,从第一年三月初三走到了第二年三月初三。

天帝身后,人少精干,有西惑天君这样一个天地大能撑场面,倒也不寒酸。

西王母凤驾却是浩浩荡荡,追随而来的仙人不知凡几,仅女仙就有上千,仙人脚下仙云连绵不绝,衣袖飘飘遮青天。

即便昊天早有心理准备,依旧震撼不小。

西惑君拉了拉天帝衣袖。

天帝回神,率众上前迎接。

西王母见天帝走来,也下了凤驾。

天帝率先稽首道:“王母一路辛苦,请恕昊天未能远迎之罪。”

西王母稽首道:“天帝客气了,天帝九万里相迎,瑶池已是受之有愧。”

西惑君见缝插针带领天庭众人齐齐拜见西王母。

西王母身后众仙也向昊天见了礼。

双方终于有了交流。

昊天对西王母道:“王母请上凤驾,昊天在前为娘娘领路。”

王母身后众仙无不动容。

西王母也微微惊讶,她笑了笑,道:“陛下折煞瑶池了,陛下先行,瑶池跟上就行。”

“如此,有劳娘娘了。”

“天帝客气。”

天帝在前,西王母慢了数步。

天庭众人与王母凤驾众仙随后。

西王母与众仙一入南天门,皆是怔然。

如此天庭,她们何曾见过,西王母那个时代相对比较粗野,说好听一些叫朴素,讲理用的多是拳头,在这一刻,西王母终于意识到了时代不同了,她对石矶跟她说的一些只言片语更有感触了。

在这一刻,她知道她来对了,她从未这么坚定过,眼前的天庭都是她的,王母气吞万里如虎,胸中雄心万丈。

她西王母的时代又来了。

一瞬,西王母光彩照人,令人不敢直视。

她年轻了一万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