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快手违禁合集

..co,最快更新重生之球首富最新章节!

吃过饭以后,大家就准备各自散去了。

姜小白和并州饭店的经理两人在大厅聊天。

“谢了,今天安排的太周到了,感谢。”姜小白握着并州饭店经理的手笑呵呵的开口说道。

不管是上菜的环节还是最后送的两瓶好酒,都让父亲姜铁山十分的满意和开心。

姜铁山满意了,开心了,那姜小白自然也十分高兴。

而且并州饭店经理王壮做事很让人舒服,上菜说两句吉祥话,最后还送两瓶好酒。

但是饭菜却是收钱的,这样一来,既不会让姜小白觉得欠多大的人情,这样的安排还没有办法拒绝,最是做事让人舒坦。

“小白厂长,您客气了,应该的,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,老爷子过寿,在我们并州饭店,我们要是不能让老爷子吃的舒服点,开心点,那我以后就没脸见您了。”王壮说话非常的客气。

“老爷子七十大寿,过的很开心,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心里就高兴。平时大家都忙,也聚不在一起,老爷子虽然大了,就是希望儿孙满堂,孩子们陪在身边……”姜小白有些感慨的说道。

两人聊了两句,姜小白最后说道:“以后常联系。”

“好的,小白厂长,您赶紧忙去吧,再见。”王壮满脸的笑容,有姜小白这句话就够了。

大方气质淑女高清唯美写真

华青控股公司现在是晋省省内绕不开的民营企业,现在在省内就是一个庞然大物。

现在的形势越变越让人看不懂,改革放开搞得轰轰烈烈的。

民营企业不断的崛起,国营企业的改革,风云变化,王旗变换,将来怎么发展谁也不知道。

反正这两年看着民营企业有起势的样子,提前交好一下,万一将来能够用得着呢。

至于付出的代价不过是自己存着的两瓶好酒而已。

距离尹小音高考还有几天的时间,当天下午,姜小白就带着安德森出发了,去往了建华村。

“我们即将要去的地方是我起家的地方,就是我们华青控股公司最开始做企业的地方。”

在去往华青控股公司的路上,姜小白给安德森介绍着。

经过昨天一天的休息,安德森等人的精神状态都恢复过来了,一个精神饱满。

走在公路上,看着车窗外两旁的秀丽的风景,一个个都很兴奋。

这个时候从龙城到张宣县的高速公路还没有开始修建,要等到1993年的时候,才能够开始建设,然后1996年的时候才通车。

“就是起家的地方我知道,能理解。”安德森笑呵呵的说道。

“对的,当初我知青下乡插队在这里,这个建华村当时是远近闻名的讨饭村,每到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,连吃都吃不起。”

“那姜厂长是为了带领村子发家致富,改变贫穷的现状?”

“不,是为了填饱肚子,不饿着。”姜小白哈哈大笑着说道,最开始哪有那么高大上的情操。

当时自己就等着改革开放以后,做点小生意,外京城买两套房子,当个包租公呢。

谁曾想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,当然了,这并不容易,付出了很多的东西,汗水,泪水,鲜血,甚至是生命。

“很客观,姜厂长是老实人。”安德森给姜小白比划大拇指。

一行人一路聊着,跨过坑坑洼洼的公路,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到达了张宣县城。

安德森等人也不复出发之前精神百倍的状态了,一个个脸色蜡黄,安德森等人在路上的时候,就已经吐了。

这一路上的颠簸,把众人折腾的够呛。

“还有多远?”安德森揉着脑袋开口问道,他虽然一路上没吐,但是状态也好不到哪去。

“快了,接下来的路就好走了。”姜小白笑着说话,华青控股公司的众人状态还可以。

他们都没少走这条路,早就已经习惯了。

当初在建华村的时候,出去办事出差,要是不赶时间,还能够好点,可以坐火车去。

要是赶时间,那就没有办法,只能够开车去了。

没少在这条路上折腾。

车队继续上路,出了张宣县以后,同样建华村的路,那是一路平坦,车队行驶在路上,根本感受不到一丝得颠簸。

宽阔的平坦的水泥路,放下车窗以后,傍晚的微风徐徐吹来,路两旁依依垂柳,伴随着花香,沁人心脾。

“这路修的真好,太美了。”安德森赞叹道,本来也没有多好,但是经过之前公路的对比,顿时就感觉这条路舒坦的不行。

“田园,在我们那里也有这样的乡间小道,夏天的时候去休闲非常的适合……”

“是啊,就像一副美丽的画卷一样。”姜小白点头说道。

他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回建华村了,不远处参差不齐的田地里绿油油的一片,看起来煞是美丽。

三辆车风驰电掣的朝着建华村驶去,趁着落日的余晖,到了建华村村口。

大红色的条幅早就已经挂在了村口的电线杆上。

上边写着“热烈欢迎安德森先生参观考察。”

虽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,但是村口却围着很多人,在等待着。

远远的看着车队驶过来,众人就兴奋了起来。

“看,那应该是小白厂长,小白厂长回来了。”

“小白厂长回来了。”

“真的有国外人啊,外国人在哪呢,会下车吗?我还没有见过外国人呢。”

众人议论着,车队就停了下来,姜小白下车以后和村里老三等人打招呼。

“小白厂长,小白厂长……”众人纷纷开口喊着。

姜小白面带微笑的点头,挺好,自己虽然长时间没有回来了,但是威望不减。

大家还是这么热情,还是这么激动……

“小白厂长,歪果仁呢?”

“对啊,小白厂长歪果仁呢?不是说有歪果仁吗?”

“是啊,家里都该做饭了,听说有歪果仁我就过来了,看个新鲜?”

“听说歪果仁都涨的给猴子似的,头发都是金黄金黄的,金毛狮王?”

姜小白脸色一黑,什么意思?们不是来接过的,是来看热闹的?